周其仁土地评论大全:周其仁关于土地改革的系列评论文章

编者的话:周其仁教授对中国土地制度的研究很深很广,影响很大。"农民进城可能永远不回农村了,那他原来拥有的土地和房屋权利就得有一套相应的权利体系来保证它的流转。"周其仁呼吁立法确定农民土地转用权利推动土地流转。下面是小编对周其仁教授土地言论的整理罗列。更多周其仁教授的评论文章,点击进入»

关键词:周其仁、土地改革、中国土地制度改革 发布时间:2013-05-15 | 更新时间:2013-05-18
  • 周其仁:中国土地制度改革意义

    在改革开放的初期,经联产承包、人民公社解体、农村工业化、统购统销改革和城乡通开,结束了农村和农民以低价农副产品支持国家工业化与城市、却使自己长期陷于贫困的传统道路;改革开放的中期,启动了数亿农村劳动力积极参与工业化、城市化和全球化,使非农业收入成为农民收入的重要来源。然而,长期城乡隔绝的体制影响过于深远,一旦城门打开,资源以更快的速度向城市积聚和集中,城乡间的发展差距不仅没有缩小,反而在经济高速增长中进一步拉大。 更多 »

  • 周其仁:为什么合法的土地转让权很重要——成都改革实验的启示(视频)

    城市化使我们的某些地区积聚起巨大的资本和形成人口的高度集中,比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现在还包括长株潭,包括成都,包括重庆,在这些点位上,土地都有巨大的价值增值。城市周围全是农地。到底是保护农地,还是发展城市;到底是从价值角度看土地配置资源,还是从面积、肥力、粮食产量和粮食安全来看土地资源;这块既可以种粮食,又可以盖楼,到底怎么配置?根据什么原则配置?配置完之后,产生急速上升的土地价值怎么在政府和人民之间分配?怎么在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间进行分配?这些问题都提上了日程。 更多 »

  • 周其仁:土地改革不能完全靠顶层设计(视频)

    我觉得在北京制定政策、研究制度变化,应该充分吸取底层变革的理由,不能完全靠我们顶层设计,就关起门来应该怎么样、最好怎么样、最理想的方式怎么样。应该找到中国什么样的道路走得出来,不完善能不能做一点修正能不能变成立法规矩,超过地方全国性起作用的制度。十八大已经围绕这个难题做了很多尝试,应该在里头吸取这个经验。因为中国的问题确实大,而且复杂,完全靠我们想象那样是最好的,这个也有意义。更有意义在实践中把道路走出来。 更多 »

  • 周其仁:防止土地城市化快于人口城市化

    周其仁肯定了城市化对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同时也指出目前中国面临的问题是土地城市化快于人口城市化。除此之外,土地资源配置也成为目前发展新型城镇化的新矛盾。更多 »

  • 周其仁:厘不清使用权何来转让权

    比照一下,农民承包土地的收入是劳动所得,谁不出力、不流汗,谁就不得粮食。还都是靠劳动,只不过把劳动方式变了变,从集体制转向农民家庭制,那还批判了多少年、争论了多少年、"秘密"了多少年,久经磨难,才在政策、法律层面登堂入室。更多 »

  • 周其仁:土地不准流转的由来 1955年开始限制土地转让

    凡数目字上搞不清楚的,交易的难度也大。这就构成一个循环往复:交易受阻、度量不准、确权困难,然后就是交易更困难。打破这根因果链条,关键在于发展自由交易。具体到土地,首要的问题是,交易受阻究竟因何而起?更多 »

  • 周其仁:"确权"究竟有何难?

    国企改制给资产定价,谁说了算?全国人民吗?国资委吗?还是国企里的工人或厂长?集体的土地转让,究竟又以谁的意愿为依归?村支书的?还是村民的?倘若村民们的意见不一致,又以哪个的为准?更多 »

  • 周其仁:城镇化要汲取国家工业化教训

    中国自己的经验也证明,制度、权利安排和相关政策,决定着城市化的性质和变化速度。譬如上世纪50年代末吃了大跃进的亏,只好把2000多万城镇人口赶回农村,随后通过户籍、粮食、就业和福利等一系列制度,把城乡之间的门关上了。更多 »

  • 周其仁:"还权赋能"意义不凡

    不过对农村人来说,城市的零头就是本地的大头。否则,5000亩整治达标的耕地从何而来?仅第一期就建成200多栋新居的新村从何而来?"民福院"又从何而来?更多 »

  • 周其仁:土地财政改革的方向要明确

    首先应该大力推进财产税收的替代,现在仅仅在两个城市做试点,应该扩大试点,增加强度。第二,如果要收缩,要把利益轨弄清楚。反过来讲,市场能明确,拿地去卖的轨道就应该定量的给它减,定期地减,这个减下来不光是资源配置效率的问题,它会影响收入分配,会影响社会进步。更多 »

  • 周其仁:政府主导的城镇化呼之欲出

    土地流转是改革开放逼出来的。先是农民转去务工、经商,承包的土地要转手,中央政策响应,允许"有偿转包",其实就是土地流转。后来境内外个体、私营企业兴起,要占地发展工商业。因为都不是国有单位,没有划国有土地给民企用的理由。于是在开放前沿的深圳市,率先引入香港的土地批租制,开启了大陆土地合法流转的新时代。 更多 »

  • 周其仁:大城市为何让人又爱又恨

    互联网语境下,北京是"帝都",上海是"魔都",广州是"妖都"。令人又爱又恨的大城市,让多少年轻人前仆后继,"逃离北上广"又折返;数代农民工进城劳作,却被户籍和房价拒诸城外……应中大传播与设计学院邀请,经济学家周其仁来广州讲解城市化中的危险和机遇。 更多 »

  • 周其仁:设立城市的程序与城市边界

    究其根源,是我国城市边界的扩张因城市土地国有而获得了一个超强的推动力。为了理解这一点,我们从设立城市的程序入手,先调查下列问题:城市是怎样设立的?城市的边界如何确立,又如何变更? 更多 »

  • 周其仁:把"民地"转为"官地"

    目前通行的城市土地制度,起源于上世纪80年代中国开放。真正一部急就章:从法律严禁土地转让、租赁和买卖,到形成可以拍卖土地使用权的市场体制,在国家行政和立法层面,前后总共用了还不到一年时间。 更多 »

  • 周其仁:香港地制的另一面 解开土地转让难题

    上世纪80年代中国开放,在土地方面急急引入香港经验,解开了当时不准土地转让的历史难题,也开启以土地为工业化、城市化筹资的新路。说来蛮有意思的,从那个时候起,大陆、香港的地制如出一辙,不是"两制",而是"一制"。更多 »

  • 周其仁:土地急就章的得与失

    目前通行的城市土地制度,起源于上世纪80年代中国开放。真正一部急就章:从法律严禁土地转让、租赁和买卖,到形成可以拍卖土地使用权的市场体制,在国家行政和立法层面,前后总共用了还不到一年时间。如此剑及履及的紧迫性改革,于今不可想象:不要说一年完成改革的七部曲,就是七年完成一部曲,也不容易。更多 »

  • 周其仁:"土地转让"在中国如何艰难实现

    城市扩张是上世纪80年代之后发生的。第一推动是前文提过的,"允许农民自带口粮进小城镇经商、务工、落户"。那个政策口子开得不大,只不过中国农民有8亿之众,即便很小一个比例的人数起来响应,也可以让原来的城镇人满为患。于是城镇要扩大,也出现了一批新市镇,如温州的龙港,就是当时知名天下"农民自办的城镇"。 更多 »

  • 周其仁:地权再变革

    农民并不是没有财产,只是过去实行的体制导致了农民有财产也不能获得收入。中国当前经济的一个主要矛盾是城市化加速过程中土地资源配置的矛盾。借鉴成都经验,重要的是通过法律确定农民土地转用的权利,推动土地市场化的流转。 更多 »

  • 周其仁:为什么合法的土地转让权很重要?

    城市化简单讲一讲它是一个非常稳定的趋势。各个国家社会的制度、经济条件会有很大的差异,但是随着收入增长,会有很大一部分人口开始居住在城市或者城镇这样的空间里,这是一个很稳定的发展趋势。道理可能有很多方面,从分工的角度来看,大量的人居住在一起,需求集中了,分工水平就会提高;分工水平的提高,就带来收入的增长,其他的资源也要做相应的变动,其中就包括土地资源。 更多 »

  • 周其仁:以土地转用抑制土地财政 土地买卖权应还给农民

    城市化简单讲是一个非常稳定的现象。所有的国家尽管社会制度、经济条件都有很大差异,但是随着收入增长,就会有很大一部分人口集中居住在城市或者城镇这样的空间,这个趋势很稳定。 更多 »

  • 周其仁:新土改的时间已经成熟

    这个数据概括出来工业化超前,城市化滞后。为什么发生滞后呢?其实这跟我们过去学苏联经济模式计划体制是有关系的,因为计划体制限制很多,居民自有的选择,限制企业的自有选择。你在哪里干活、哪里挣钱?过去我们有户籍,有劳动,有一套非常强硬的规章,你生在哪里到哪里工作,这都是定好的。不能让人自由的跑来跑去。 更多 »

  • 周其仁:以土地转用抑制土地财政,成都模式可行

    城市化简单讲是一个非常稳定的现象。所有的国家尽管社会制度、经济条件都有很大差异,但是随着收入增长,就会有很大一部分人口集中居住在城市或者城镇这样的空间,这个趋势很稳定。人的集中会吸引很多资源,导致资源也要急剧流动和集中,其中就包括土地资源。 更多 »

  • 周其仁:以土地制度改革切入统筹城乡

    近年来,各地纷纷推进城乡统筹发展,在此过程中创造出很多做法。比如较早的"宅基地换住房,承包地换社保",还有成都的农村产权制度改革、重庆的户籍制度改革等。而各种做法似乎都围绕土地展开。 更多 »

  •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