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项目1 第二十届全国生态农庄农场农家乐高峰论坛暨种养项目对接会1 分站运营商招募1 珠中江1
热点资讯

在中国推广“循环农业”的日本老头

    在中国习惯了每天说蹩脚的日式普通话,去年回日本探亲,川崎广人反倒有些不适应。


    在中国习惯了每天说蹩脚的日式普通话,去年回日本探亲,川崎广人反倒有些不适应。他抱怨日本的插座与中国标准不同,“连插座也不会用了”。

    川崎广人家在日本本州岛的岩手县,那里是著名的农业、渔业产区。他在当地消费合作社供职30年,这一消费者合作组织有社员22万户,年经销额换算成人民币超过20亿元,农场组成的农业专业合作社是对应的供货商。这种直供模式使得农产品价格相对更低且保质保量。川崎广人主要负责两个组织之间的销售业务,同时研究“堆肥”栽培和农业经营。

    在日本,养殖业的动物粪便被用来发酵制作“有机肥”,用于农作物栽培。在中国,川崎广人看到多数农场使用化肥,大量牲畜粪便被倾倒废弃在河边和山沟里,少量农场则使用未经完全发酵的生粪栽培作物,“农作物不好吃,不健康”。日本人情感丰富,他说“我非常想哭”。他希望能在中国推广“循环农业”,介绍将动物生粪充分发酵的“堆肥”栽培技术。

    他60岁时在日本退休。“如果我(留)在日本,没有人生价值,(我会)批评社会。在中国(推广“循环农业”),中国农民感谢我,这是我的人生价值。”

    2006年,川崎广人以农业专家身份受邀来华,在青岛农用地商住地工业地农业大学介绍日本的农业专业合作社发展经验。三年后,他再次到青岛农业大学工作了一年时间,开始自学中文,一边尝试建立大学消费合作社,一边研究中国农村和农业。

    山东农用地商住地工业地是中国农业最先进(的)地方,可是,土地太硬了,日本果园土地很松软。日本人,使用有机肥,烟台农用地商住地工业地的农民,全(使用)化肥,这么硬的土壤,(水果)甜度不高,质量不好。”

    他发现,有机肥在中国还未普及,连大学教授对相关技术都缺乏足够认识,他觉得这是更重要的问题。他决定回日本专心有机肥种植相关技术的研究,“不是只有堆肥,是全部的(循环农业)系统(研究)。”

    2013年年初,川崎广人68岁,告别妻子和一双儿女,带了盘缠和30公斤行李从日本出发,开始了他的“云游中国”计划,他希望穷尽余生,为中国提供让农作物更健康更好吃的栽培技术。

    他走访中国十几个省市的大小农村,在途经农场免费做农业技术培训。即便他自学中文已有几年时间,但村里人都说方言,他蹩脚的日式普通话没几个人能听懂。日文里倒是有许多汉字与中文同义,可村里多数农民都有些年纪了,识字的不多。

    一路上,吃不好,睡不足,用“不干净”的公共厕所,有时,连公共厕所也没有,“只能在路上随时(方便)”。艰难的时候,川崎广人会想起日本历史。他出生于侵华日军投降第二年,“日本历史是占领(侵略)外国的历史,在中国的时候,杀很多中国人,(这是)日本人的罪,很多日本人看占领(侵略)战争,都觉得有罪。所以我可以(在艰难中)忍耐。”

    一整年下来,行李还在,盘缠所剩无几,大部分用来换成各种交通票据,吃住行算一算,开销20万人民币。

    走到河南农用地商住地工业地新乡农用地商住地工业地原阳县时,他终于精疲力竭,感觉要累死了。2014年1月,中国春节临近,川崎广人在原阳县官厂乡小刘固村农场落脚。他已无处可去,希望农场主人李卫为他提供食宿,让他在春节期间稍作休息。

    李卫2009年开始经营小刘固农场,同时,还经营养殖场。川崎广人造访时,李卫正在探索“循环农业”,但技术不够好,一直没能突破。川崎广人发现小刘固农场已遇到发展瓶颈,不无倒闭的可能。

    在小刘固农场逗留月余,春节一过,川崎广人再次动身“云游”。临行前,他画了一张图,将自己一个月来研究的“重建方案”详细介绍给李卫。

    在中国,川崎广人见过很多农场主、政府官员、大学教授,向对方介绍循环农业相关技术时,对方都说好,“他们明白了,可是不做什么推动。”李卫是个例外,他将技术改进成果拍下来发给川崎广人,川崎广人很高兴,决定回到这家曾为他雪中送炭的农场,并在此扎根。

    见面时,他递给我和摄影师每人一张名片,其中一个身份是小刘固农场的“高级农业专家”。名片上除了铅字,还手写了“中日友好”。从2014年年初至今,川崎广人已在小刘固农场工作两年有余。

    李卫说,用川崎广人的“堆肥”制作和栽培技术,小刘固农场2015年实验种植的小番茄很成功。川崎广人曾做过市场调研,多数小番茄感官甜度只有1、2度,且利润不高,而小刘固农场的这批实验小番茄甜度可以达到10度,这通常是荔枝、葡萄、哈密农用地商住地工业地瓜等水果的甜度。2014年时,他曾将此设定为“五年目标”,但只用一年便实现了。

    小刘固农场的大米、面粉、面条等产品也已逐步打开销路,不但开了淘宝店,还跟“繁星优选”平台达成合作。

    目前最让川崎广人焦虑的是,中国农村年轻人越来越少,农场缺少懂技术的接班人。在日本,年轻人同样对农业性趣寡淡,但日本政府和农业相关院校鼓励学生参与农业专业合作社,学生毕业后进入农场工作,接受培训的同时可以拿薪水。“有最低工资(保障),每月(相当于)7000人民币。”

    除了吃住在农场外,川崎广人不取酬劳,还要向学员支付工资。2014年,小刘固农场终于招到了一名学员,月薪1000块人民币。拿到薪水后,这个学员离开农场外出打工去了。日本的朋友告诉川崎广人,学员接受免费培训不会专心学习。他决定做收费培训,包吃住。

    在小刘固农场工作以来,川崎广人的中文水平大幅提高。李卫讲普通话,做过记者,被川崎广人称为“使用中文的专家”。开始,他还不能用中文发微博,要靠李卫帮忙。如今,他已经翻译和撰写了大量农业论文,微博也从几十个人关注增长到近3万个粉丝,阅读量最高的一条微博,达280万。

    小刘固农场的很多产品上印着川崎广人的照片,他的名字已成为品牌。2016年,他的目标是让小刘固的销售额达到1000万,更理想的数字是3000万。他还打算在小刘固农场建设中国最好的堆肥厂和循环农业培训基地,今年4月下旬,新的堆肥厂将竣工。更重要的是,他要招收10个付费学员,并聘请日本农业专家来教学。

    我问他,是否想过在小刘固农场赚钱后分一些利润?他笑得有些难为情,低着头说,“我喜欢人民币,可是(现在还)没有钱。有钱的时候,建立大的培训基地,像大学一样的,(教授)先进循环农业技术,培训年轻人。”

    因为签证原因,他每年要回日本两次。每次回去,除了抱怨不习惯,他还会见一些农业领域的朋友,跟他们讨论中国的“循环农业”发展问题,也会与一些农业企业的领导人见面,计划送中国学员赴日学习农业技术。

    川崎广人今年70岁,走路很快,他说他体力和脑力都很好,没想要停止工作,即便某天不能再做体力劳动,他还可以翻译论文。他说,“(我的)理想,我的骨(灰),一部分(回到)日本,一部分(留在)河南。”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给朋友:
    更多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土地资源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土地资源网为您推荐更多 循环 利润 技术 的相关文章:
招募授权经纪人 资讯详情页 地合网:优质农地流转交易平台 收藏或设为首页:土地网址大全,首个土地行业网址导航
土地热门话题
关注土地资源网官方微信
土地汇:全国优质土地信息推介

CopyRight © 2006-2017 广东地合网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邮箱:admin@tdzyw.com 粤ICP备09158136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B2-20130009土地网  土地出租  土地转让  土地流转  地合网 

您发布的地块将获得
拖动此处完成翻页
土地资源网联合地合网
地块发布功能全面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