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阳市农业招商引资项目推介1 品牌logo1 土地推介1 分站运营商招募1 招募经纪人1 第十六届全国生态农庄(农场.农家乐)高峰论坛暨野味养殖对接会1
热点资讯

失败的土地流转 — 一个土地承包户的真实控诉

    近年来中央政策聚焦于改革农业经营制度,以土地流转为前提,引导鼓励工商资本下乡经营农业,同时鼓励适度规模的家庭农场发展。
      编者按

      近年来中央政策聚焦于改革农业经营制度,以土地流转为前提,引导鼓励工商资本下乡经营农业,同时鼓励适度规模的家庭农场发展。在许多地区,已经形成了一批靠适度规模化经营的家庭农场主群体。本站今日推出的这篇文章,讲述的是发生在安徽农用地商住地工业地亳州农用地商住地工业地)一个土地承包户身上的故事。作者以点带面,表明大户规模经营失败的关键原因在于政府缺乏合理规划,不能落实各项支持性政策。言下之意,只要政府履行好扶持的责任,大户就能实现集约化经营,抵抗各类风险,所有的问题也就得到妥善解决。

      显然,作者生动地讲述了大户的辛酸,却忽视了绝大部分农户的艰难。按照现行国家政策,只有经营主体达到一定规模才会享有各种农业补贴。小农户,与大户相比,经营着有限的土地,收益甚少还必须独自承担风险。在这种情况下,要求国家增大对规模经营的扶持,只会进一步挤压小农户的生存空间。

      前言

      “流转土地一亩租金800至1000元;化肥、种子、农药每亩500多元;农机具、人工等每亩500元。平均一亩地的投入超过1800。夏秋两季的收入合计1464元,一亩土地的亏损就已经超过360元了,咋能不赔钱呢?——土地流转经营大户,95%以上都赔钱,是土地盲目流转的问题,还是经营不善问题,或是政策不落实的问题?”

      ——“靠农业产业赢得超过平均社会利润的盈利在中国永远是个梦,而且是个噩梦!”——

      面对《民生周刊》记者,仪大彪哭了。他哭得那样伤心!

      他手臂上有两道深深的疤痕,那是他参与当地“土地流转”之后,留下的“纪念”。

      仪大彪的遭遇

      仪大彪在亳州市小有名气。他曾经是当地少有的“富翁”,资产过千万,后来因卷入“土地流转”漩涡,倾家荡产。

      2013年3月18日,一身债务的仪大彪,在网上发了一个控诉“亳州土地流转”的帖子后,找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关闭手机,割腕自杀。

      由于他是亳州市人大代表,帖子被安徽省公安厅发现后,通知亳州市公安局和谯城区公安局,出动全部警力搜寻,终于把命悬一线的仪大彪从死神手中抢了回来。

      亳州市传承农资公司总经理、亳州市洲超农产品公司总经理、传承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张店乡韭菜协会会长、亳州市人大代表、亳州市劳动模范、亳州市十大杰出青年、亳州市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看看这串闪亮的头衔,谁也不会想到,仪大彪会走绝路。

      亳州市谯城区张店乡王楼村,是远近闻名的韭菜种植专业村,这里的农户有种植韭菜的传统,但一家一户的小面积种植,因没整合资源、打出品牌,形不成产业和规模,也就没有竞争力。政府希望有人站出来,以土地流转的形式,扶持一批韭菜种植大户,带动产业发展。

      2008年,当地政府动员仪大彪分两次流转600亩土地,当韭菜种植大户,成立亳州市谯城区第一家韭菜产销协会。仪大彪被推选为协会会长,专门组织种植韭菜,带动当地韭菜产业发展。为了鼓励仪大彪带好这个头,政府承诺将从“政策、资金、项目”上给他提供支持。

      在各方力量的鼓励下,仪大彪信心满满地担起了带头致富这副担子。

      仪大彪和农民签订了为期十年的土地流转承包合同,每亩地每年租金1000元,一年一付。

      经过千辛万苦,仪大彪的努力也得到了回报。亳州泥店韭菜在市场上有了知名度,湖南农用地商住地工业地)、湖北农用地商住地工业地)、上海农用地商住地工业地)以及郑州农用地商住地工业地)等地的菜贩子都被吸引过来了,还有韩国、日本客商也前来洽谈韭菜深加工项目。

      仪大彪告诉记者,最好时一亩韭菜的收入能达到4000至5000元。韭菜成了带动当地农民致富的大产业,也着实给了仪大彪无穷信心。

      为解决韭菜种植及加工、销售等问题,仪大彪出资成立了亳州市传承农业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帮助农民解决韭菜种植技术服务、销路、加工等问题。2008年,公司销售额就达1800多万元,张店乡韭菜种植业产值达上亿元。仪大彪被评为2008年“亳州市十佳农村青年创业致富带头人”,成了当地的“名人”、“红人”。

      然而,热烈的鞭炮声、祝贺声之后,是残酷的自然环境,捉摸不定的市场。到了2009年,由于缺乏总体规划,导致一窝蜂上马,当地韭菜产量过剩,“菜贱伤农”,多数土地流转户,一下子赔了个一塌糊涂。

      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受天灾和市场供求等影响,仪大彪不仅没有因为“土地流转”富起来,反而赔光了积蓄,累积了巨额的银行贷款及其他债务。

      流转大户纷纷破产

      这时候,仪大彪想起了政府。他第一时间向政府求助。接待他的领导却说:“流转土地是你们两厢情愿的事,挣了钱你们都神气了,赔了钱倒想起找政府。挣赔是你们自己的事,如果赔了钱都来找政府,那政府不就成了慈善机构啦?”

      这些话深深地刺激了仪大彪。自从开始流转土地以来,他基本没享受过政府承诺的扶助资金、种地直补和良种补贴。虽然争取过一次抗旱资金,七扣八扣后,拿到手里也只有13000元。

      进退维谷中,仪大彪的五处房产,包括一套别墅和4辆小汽车被银行拍卖抵债,蔬菜大棚等设施也被债主们当废品卖了抵债。

      据调查,在亳州市参与土地流转的人,有类似仪大彪遭遇的,还有不少。这里曾经轰轰烈烈的土地流转,大都以失败告终。许多流转大户,纷纷退租或分片转租甚至撂荒。如在双沟申岗流转土地的怀峰,原来在当地财政局上班,为响应政府号召进行土地流转,现在赔光了家产,失去了工作,靠在南方打工维持生活;尚心安原是亳州市新阳光生态农业投资公司总经理,参与土地流转,年年赔本,现在到处寻找承包商,急于脱手;亳州市新天地蔬菜基地有限公司贾顺华,流转土地200亩,已经赔进去200多万;张奎发因赔钱无力还债逃往外地;卞广亮流转土地2000亩,因赔钱只好将所流转的土地退租、转租。

      谯城区一些土地流转经营大户告诉《民生周刊》记者:全区近千家土地流转经营大户中,只有一家是赚钱的。那家总共才流转了不到200亩土地,就已经得到各个部门的扶持资金近千万元。电视台播放的新闻说:这家共培训农户2300户,政府拨付培训费1200万元。

      人们不得不问,这其中有何奥妙?

      “好事”为何办砸?

      土地流转的初衷是开展集约化经营,提高土地利用率,解决一家一户效益不高,社会化程度低,抗市场风险弱等问题,本来是一件好事,也是发展方向。但是,从这几年亳州土地流转的实践看,却是问题成堆,许多流转户严重亏本甚至倾家荡产,严重挫伤了农民积极性。

      当地许多村民的话,可能揭示了问题的原因。有不少村民告诉记者:当年亳州市进行土地流转,好像患了急性病,没有合理规划、布局,到处都在盲目搞流转土地。政府制定的土地流转政策,缺乏科学依据和规范,而流转程序也如同儿戏,只要流转双方同意,乡镇政府给你发张表,回去一填就完事了。

      谈到土地流转经营中的亏损问题,城父镇的土地流转经营大户算了一笔账:流转的土地一亩要交租金800至1000元;化肥、种子、农药每亩500多元;农机具、播种、追肥、除草、收割、人工每亩500元。统算下来,平均一亩地的投入超过1800元。如种植大豆,亩产按250斤,市场收购价2.4元一市斤,折合现金600元,种植小麦亩产按800斤(亳州市正常年份的平均粮食产量),市场收购价1.08元一斤,折合现金864元。一年夏秋两季的收入合计为1464元,这还没有算第二季的投入,一亩土地的亏损就已经超过360元了,咋能不赔钱呢?

      这些是成本投入问题。那么,土地流转大户普遍赔钱,还有没有其他原因?不是还有一家不赔吗?

      据记者了解,亳州市土地流转赔钱,还有一些主观原因。一是国家给予农业的政策优惠和资金帮扶,流转大户大多没有享受到;二是当地农业保险缺位,没有起到保障作用;三是个别部门乃至村里在土地流转中,把土地流转户当唐僧肉,要想拿到农业项目补贴,仅仅送点礼已经不行了,不送干股分红或送小汽车,办不成、拿不到;四是有一些领导,为了突出亮点、搞面子工程、政绩工程,不惜把扶持资金集中投到某一个人、某一个基地上,扶持盆景式种植户,造成了全市多数土地流转户陪太子读书,大部分都赔钱,只有个别挣钱的怪现象。

      当地群众打趣说:谯城区农委是“项目委”,谯城区蔬菜发展局叫“套项目局”,农经办叫“不管办”。意思是专业套项目的单位,服务一个人的委局,什么事情都不办的办公室。

      搞好流转要政策到位

      2013年7月15日,记者在亳州市谯城区农委农经站,采访了前来办理抗旱补贴的杨庙村土地流转大户温先生。

      温先生告诉记者,亳州是农业大市,由于资源缺乏,加上农民外出打工,大部分土地被撂荒,多数留守老人也仅能照顾孩子的学习和生活,种不了地。

      为把撂荒地用起来,亳州市谯城区鼓励进行土地流转,专门出台了85号文件。亳州市的一些“生意人”、“能人”、“个体工商户”、甚至“上班族”,积极响应,纷纷进行土地流转。加上当地电视台,天天宣传种植大户如何挣了大钱,土地流转大户如何享受到国家给予的政策性帮扶、种粮补贴、购买农机具补贴等,确实忽悠了不少人投入到土地流转。

      温先生2010年在杨庙村流转土地200亩,种植蔬菜和其它农作物。可一接触土地后,发现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前期投入就不是一个小数目。但他也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第一年不挣钱,认为是没有经验;第二年遭遇病虫害,认为是运气不好;2012年正好赶上小麦赤霉病、冰雹等自然灾害,粮食大面积减产,一下子赔了20多万。2013年的小麦赶上前旱后涝,大面积减产。连续的自然灾害让他赔了许多。

      当地指定国元保险公司,对受灾农户按一亩地10元标准进行受灾赔偿,但直到现在,他也没有拿到一分钱赔偿。农经站补贴的每亩10元浇地款,给不给他心里也没底。

      谈起浇地补贴,小杨村的土地流转经营大户程先生满脸怨气道:政府补贴一亩地10元的浇地款,都已经跑了好几趟了,还没拿到手。他们就是扯皮。农经站说得拿合同,到村、镇政府盖章后才能领钱。拿着手续去找了城父镇的主管人员,好说歹说,他就是不盖章。后来看我不走,他才说你们村里到底有多少地?村里都已经领过了,你还来领?

      在小杨行政村的前杨村,土地流转经营大户杨先生说:“归根结底一句话,是惠农政策在亳州落实不到位。我们这些土地流转经营大户,根本没有见到过国家给予的任何补助和补贴。国家补贴的拖拉机哪去了?国家补贴的项目款哪去了?保险公司赔偿的救灾款哪去了?我们交的农业保险哪去了?”

      土地流转经营大户,已经60多岁的原小杨村支部书记杨丙斋为躲避追债,无奈外出打工还债。卞广亮、尚心安、贾顺华、张奎发、怀峰、仪大彪,他们曾经都是亳州市乃至安徽省的名人,是人大代表、劳动模范、身家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致富带头人、企业家,可如今,一个个都赔在了土地流转的“漩涡”之中。

      亳州市谯城区土地流转之后发生的问题,确实让这些土地流转经营大户有点“闪腰岔气”,挣钱的不多,赔钱亏损的很多。

      看来,国家出台的有关土地流转的相关措施和补贴政策,如“种粮补贴、购买农机具补贴、农业生产资料补贴、项目补贴”等“应补尽补”,在亳州没有很好地落实到位。搞好土地流转要靠政策到位,规划布局科学合理。流转土地应给的各种补贴,更要足额及时兑现。亳州市谯城区900多家土地流转经营大户,95%以上都赔钱,是土地盲目流转的问题,还是经营不善问题,或是政策不落实的问题?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给朋友:
    更多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土地资源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土地资源网为您推荐更多 农业经营制度 土地流转 的相关文章:
招募授权经纪人 地合网:优质农地流转交易平台 收藏或设为首页:土地网址大全,首个土地行业网址导航
土地热门话题
关注土地资源网官方微信
土地汇:全国优质土地信息推介

CopyRight © 2006-2016 广东地合网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邮箱:admin@tdzyw.com 粤ICP备09158136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B2-20130009土地网  土地出租  土地转让  土地流转  地合网  土地世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