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1 广州南沙43亩优质农地出租1 广州番禺海鸥岛63亩集体建设用地推介1 岭南魅力·从化演绎 - 粤港澳大湾区精品土地展1 广州番禺石楼镇游艇城旁153亩农旅项目招租1
热点资讯

农民变家庭农场主 年收入最少10多万

      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中,首次提到了“家庭农场”,提出鼓励和支持发展联户经营、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和多种形式的新型农民合作组织专业合作社。本报记者走访了浙江衢州的10名家庭农场主。据了解,受访家庭农场主的收入大多比较丰厚,最低的也有10多万元一年,最高的则高达上百万元一年。

      几年前,衢州农用地商住地工业地汉子陈建海还是菜场里的小菜贩,为一天能收入200元而高兴不已;而如今,现年37岁的他已经年入百万,成了衢州市衢江区颇有名气的“百万富翁”。

      而在萧山河庄镇江农用地商住地工业地东村,“80后”小伙周阳站在自家约1200亩的农场上,笑嘻嘻地对记者说,“还可以吧?一年净赚80万元。”

      连日来,本报记者独家调查了我省10位家庭农场主,受访家庭农场主的收入大多比较丰厚,最低的也有10多万元一年,最高的则高达上百万元一年。这批家庭农场主,已经找到了打开财富宝藏的“金钥匙”,成为农村新成长起来的财富“新贵”。

      这让省政府咨询委员会委员、省农民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顾益康感到非常高兴。在专家看来,家庭农场主收入丰厚,反映出家庭农场经营模式具有很强的生命力。

      菜贩陈建海:变身家庭农场主,一年净收入超百万元

    %E5%86%9C%E5%9C%BA%E4%B8%BB.jpg  

    陈建海向记者展示自家农场中收获的黄瓜

      37岁的陈建海皮肤黝黑,个矮而壮实,穿着一件白底蓝格子短袖,脚上趿拉着一双黑色的凉鞋。乍一看,像是菜场里一名普通的小贩。

      “我以前就是卖菜的小贩。”已经成为衢江区家庭农场协会会长、“陈建海家庭农场”负责人的陈建海,并不讳言自己的“出身”。2009年前的他,还在走街串巷,到处卖菜,“当时,我只要一天能赚到200元,就高兴得不得了”。

      2011年,这位没有任何背景的小菜贩,向省级农业园区租赁了大约240亩土地,种植蔬菜瓜果,每亩地的租金“相当于600斤稻谷”。这从此改变了他的命运,让他晋升为年收入过百万元、自称颇有幸福感的“金领阶层”。

      来到陈建海家庭农场,成片成片大棚的“海洋”,一眼望不到头。“我的大棚种植了很多品种的蔬菜,比如我有一个大棚里种了26种辣椒、32种番茄。”陈建海告诉记者。

      种瓜、种菜真的能成“百万富翁”吗?记者提出疑问后,陈建海先不回答,却带我去看他家的仓库。几百平方米的仓库内,摆放着上百箱绿色黄瓜、几十箱辣椒、10多箱花菜……“多的时候,整个仓库里全部摆满了菜。”陈建海微笑着告诉记者,目前他的家庭农场一天能产出一万多斤黄瓜、三四千斤辣椒……“就算黄瓜、辣椒等只有一两元一斤,可我们量多呀,光黄瓜一个品种一天就至少能赚进上万元。”

      陈建海当场算了一笔账,自家的农场在丰产期,一天至少能带来2万元的收入,而一年丰产期大约有4-8个月。“就算只有4个月的丰产期,我们也有200多万元的毛收入,去掉土地租金、水、电、人工等各项成本支出大约100万元,我一年的净收入达到100多万元。”

      那么,家庭农场的资金等门槛高不高?建设期长不长?“我家的‘建设期’有两年。”陈建海告诉记者,前后总共投入1000多万元,其中几百万元是自筹资金,政府先后补助了总计400多万元元,又向当地信用社低息贷款三四百万,“我要融资比其他人容易得多”。

      去年起,陈建海的家庭农场已经步入了“赢利期”,净利润达到100余万元;本来,今年的净利润估计更多,不料进入6月份以后,陈建海的农场突然遭了水灾,蔬菜瓜果一度全军覆没。“后来虽然进行了补种,但也影响了一茬的收割,估计今年的净收入跟去年差不多,也是100余万元。”

      “一旦家庭农场从建设期转而步入赢利期,它的利润增加就很可观。”陈建海告诉记者。

      记者了解到,由于家庭农场的致富效应,仅衢州衢江区目前就有大大小小几百个家庭农场。

      “大部分的形势都还不错的。”衢州衢江区家庭农场协会负责人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当地家庭农场主的年收入,一般较多的是20万元至50万元,属于中等水平;50万元至100万元以上的也不乏其人,不过相对人数较少,在行业内属于中上游水平。

      【案例】

      “80后”周阳:子承父业,边种菜边学习

      高中毕业的“80后”小伙周阳,去年4月,成为杭州农用地商住地工业地首个家庭农场的主人。他的“杭州萧山河庄睿博家庭农场”位于萧山河庄江东村,占地约1200亩,其中六七百亩种植玉米、毛豆等旱粮(又称杂粮,指稻谷以外的粮食),其他土地则种植了小麦、大葱、蔬菜等作物。

      “发展情况还可以吧,我们一年净利润达到80万元。”周阳站在自家长势良好的田地里,笑呵呵地告诉记者。

      种种玉米、毛豆,收入能这么高?看出记者的疑问,周阳说,“种旱粮的收入比较稳定的。我们一亩旱粮的收入达到800-1000多元。我们有六七百亩旱粮田,一年至少可以收两季。你算算看,有多少收入了。”

      记者打开手机上的计算器一算,他家的旱粮收入有几十万元,再加上其他作物的收入,所言不虚。

      周阳的家庭农场已经获称省级家庭农场,不久前又申报成为市级家庭农场。“家庭农场对我的帮助不小。”周阳告诉记者,自从成为家庭农场主后,他不仅获得了一定的财政补助,获得银行贷款也相对比较容易,最重要的是有了经常出去培训的机会。每一次培训在高中毕业的他看来,都是一次很好的学习交流机会。

      “去年我参加了一次家庭农场培训时,听说猕猴桃种植效益很好。今年我就打算辟出一块7000-8000平方米的大棚,试种猕猴桃。”

      32岁的周阳戴着眼镜,外表蛮斯文的样子,跟一般人印象里黝黑强壮的农场主迥然不同。“我也不大会干农活,也不大辛苦的。”周阳笑呵呵地说,农场里的农活主要靠老爸和请来的一些工人干。

      周阳的父亲曾是一个从事蔬菜、瓜果种植和鱼虾养殖的农业专业户。儿子办起家庭农场后,父子“齐上阵”,老周每天早上6点就去农场干活,晚上6点左右回来。农忙时候,就请一些帮工来搞收割、采摘等农活。

      至于农产品的销售,周家父子并不发愁,来自山东农用地商住地工业地河南农用地商住地工业地等地的几十名批发商会主动赶来拿货。

      采访结束时,周阳自信地告诉记者,“我对家庭农场的发展很有信心”。

      【调查】

      家庭农场主一般年收入

      在20万元至50万元

      记者又随机调查了10名家庭农场主收入状况。这些家庭农场主年龄最小的30来岁,最大的有60多岁,他们有的从事蔬菜、瓜果、干果等种植产业,有的从事畜禽养殖产业。其中2户尚处于“建设期”,而其他8户已经处于“赢利期”。

      从步入“赢利期”的家庭农场主的年收入来看,最少的家庭农场主一年的净利润达13至14万元,最多的一年净利润达100多万元。而受访的50%以上的家庭农场主年收入在20万元至50万元。

      本次调查中年收入最少的是富阳市东楼家庭农场。该农场负责人楼增松,60岁,初中毕业,目前,他和老伴在自家的农场里,种植了桑果等水果蔬菜。

      他解释,去年,他们种植的桑果生了一种病,损失了大约30%。如果按照正常年份的话,“一般年收入二三十万不成问题”。

      而调查中收入最高的是“陈建海家庭农场”负责人陈建海,他把自己获得的高额回报归因于摆脱了传统农业。

      2012年,他请来农业部门专业人员检测土地,发现土地的有机质含量只有1.2%。“正常的土地,有机质含量至少要达到4%才能种植蔬菜。”此后,陈建海专心搞机械化种植和土壤改良。他从养鸡场等地拉来一吨吨的土肥,花钱购买有机肥,又先后投入四五十万元,购买了一台小挖机、一台铲车、两台蹦蹦车等,“实现了大规模机械化种植”。

      此外,让消费者高兴的消息是,大部分受访的家庭农场主,对农产品质量安全,都比较重视。周阳等农场主对记者说,“想搞好家庭农场,一定要在农产品质量上把好关”。

      而处于建设期的两家家庭农场,虽然收益尚未真正拿到手上,但是他们对未来的前景也表现出较好的预期。嵊州市里南乡皮皮家庭农场的负责人李孝华,在嵊州里南乡的山上种植了1000多亩香榧树等。“香榧不像种植蔬菜、瓜果、粮食等,收益相对比较慢。前10年基本没有什么产果。”虽然这样,他对未来很看好,他对记者说,“我的香榧苗买来200元一株,现在市场价至少2000元一株。即使人家向我买,我也不肯卖。5年过后,我的香榧一年能产10万斤青果,按照20元一斤算,一年也有200万元的收益。”

      【观点】

      家庭农场经营模式

      具有很强的生命力

      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中,首次提到了“家庭农场”,提出鼓励和支持发展联户经营、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和多种形式的新型农民合作组织专业合作社。据省工商局提供的数据,截至2013年年底,全省已登记各类家庭农场7500余家,经营范围涵盖蔬菜、水果、稻谷种植,水产、牲畜养殖等。

      我省一些家庭农场主收入不错,这让省政府咨询委员会委员、省农民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顾益康感到高兴。

      在顾益康看来,家庭农场是有中国特色的农业现代化希望所在,方向所在,也是家庭经营的转型升级。

      “家庭农场既保留了家庭经营的优越性,又能体现规模经营的效益性。家庭农场是规模经营的家庭企业,具有规模化、专业化、产业化。这种家庭经营模式具有很强的生命力。”

      不过,顾益康建议,宏观上,我省应扩大家庭经营的规模,提高家庭经营的效益,提升家庭经营的水平。

      另外,他指出,我省还需要一个产业化合作服务的体系,为家庭农场提供服务。

      据介绍,未来,我省既要推动家庭农场的发展,同时又要推动社会化、合作化、产业化的服务体系的成长。“这就是我们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农业的经营方式。”顾益康告诉记者。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给朋友:
    更多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土地资源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土地资源网为您推荐更多 家庭农场 的相关文章:
土地资源网优质专题导航
关注土地资源网官方微信
地合网分站合作

CopyRight © 2006-2018 广东地合网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邮箱:admin@tdzyw.com 粤ICP备09158136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B2-20180855土地网  土地出租  土地转让  土地流转  地合网 

您发布的地块将获得
拖动此处完成翻页
土地资源网联合地合网
地块发布功能全面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