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合网“启程2018”分站招商加盟会1 土地电商节1 2017年中国土地行业大事记1 地合自营1
热点资讯

安阳林州市:天平山景区开发10年 缘何纠纷不断(组图)

    俗话说,靠山吃山。随着近些年旅游热的兴起,不少旅游景区成了摇钱树,开发企业和当地群众都挣得盆满钵满,实现了双赢。但安阳林州市知名景区天平山开发10年来却纠纷不断,先是当地村民与乡政府打官司,后是山林的承包者与景区的开发企业持续发生矛盾,甚至导致1人重伤、4人轻伤的血案发生。当地村民合法利益被侵害叫苦不迭,景区开发举步维艰……

    安阳林州市:天平山景区开发10年 缘何纠纷不断(组图)

      天平寺全貌

    安阳林州市:天平山景区开发10年 缘何纠纷不断(组图)

      景区开发毁林现场

    安阳林州市:天平山景区开发10年 缘何纠纷不断(组图)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俗话说,靠山吃山。随着近些年旅游热的兴起,不少旅游景区成了摇钱树,开发企业和当地群众都挣得盆满钵满,实现了双赢。但安阳农用地商住地工业地林州市知名景区天平山开发10年来却纠纷不断,先是当地村民与乡政府打官司,后是山林的承包者与景区的开发企业持续发生矛盾,甚至导致1人重伤、4人轻伤的血案发生。当地村民合法利益被侵害叫苦不迭,景区开发举步维艰……

      为什么发展旅游经济的初衷最终演变成为如今难以收拾的局面?记者进行了调查。

      天平山位于林州市区西8公里,因其“峰势峻极,上平于天”而得名。天平山深处有一座天平寺,始建于东魏兴和年间,在14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历经兴衰,现存大佛殿3间和山门面阔3间,因年久失修已破败不堪。

      今年3月29日,因维修天平寺发生争执,寺前发生了一场血案,31岁的李俊杰是这起血案中的重伤者。5月12日上午,记者在河南农用地商住地工业地省人民医院见到了他。摘下帽子,李俊杰的头顶顺发际处布满了缝针的痕迹,左侧凹陷一个鸡蛋大的坑,令人惊惧。

      “我做了开颅手术,经法医鉴定是重伤。”李俊杰讲述被打伤的经过时尽量保持头部平衡,语速低沉,他说轻微的晃动或者情绪激动都会造成头晕。

      李俊杰说,3月29日早上,他的叔叔李计生接看坡人电话说有人在自己承包的林坡地上砍伐林木施工,便让李政委、李俊杰和3名司机上山查看。在天平寺西侧的山坡上,他们看到有4个工人在砍树、挖水池施工,就上前询问阻止,并于8点23分第一次向当地森林公安报了警。接着,他们在寺庙东侧属于李家承租的房子里,发现住着四五个干活的人,便在劝离

      后将4个门上了锁。10点左右,林州市森林公安局刑侦队队长曲某等4名森林警察接警后赶来,调查询问报警情况。11点多,同村的郭小兵带领六七个人手持棍棒来到现场,将4把锁砸开,继而与李政委争吵。

      李俊杰说,郭小兵等人不断威胁要打人,并多次挑衅,中午吃饭时还围攻他们。下午3点多,郭小兵一方又有人赶到,20多人手持棍棒将他们一方的8个人围在了饭店与碑林连接的房角处。“郭小兵接了一个电话后开始指挥打人。我感觉身后挨了一棍子,转身看时,看到郭小兵手持洋镐朝我头上砸来。”李俊杰说,他被打后一头栽倒在地便昏迷了过去,直到10多天后才脱离生命危险。

      51岁的李计生是得知山上发生争执时赶到现场的。他说,害怕打架出事儿,事发当天曾10多次打电话报警,直到案发时他还在拨打110。电话记录显示,李计生的最后一个报警电话共打了44秒。现场的4名森林警察虽然努力劝阻,但没能阻挡血案的发生。

      李计生说,打人者既不是他们村的人,也不是景区的工作人员,而是郭小兵纠集的人专门来打架的。

      “打人过程一分多钟就结束了,我看要打起来了就赶紧报警,因为手机信号不好就往西走了一段距离,打完电话后看见郭小兵的人四散逃离,其中两人跳下陡坡时摔伤。”李计生看到李俊杰倒在地上,血流一地,儿子李政委和司机李树南等人也受伤倒地。他急忙找来一辆农用三轮车,把自己的伤者和对方逃跑摔伤者抬上车往山外运,同时拨打120电话求救。赶到山门时,遇到赶来的110民警和120急救车。

      4月2日下午,林州市森林公安局主要负责人说,在场的4名森林警察为了防止事态进一步发展,他们积极联系110和120,上前劝解和制止,同时积极帮助抢救、抬运受伤人员。

      郭小兵对事发过程则有截然不同的说法。他说景区把天平寺修建工程承包给了他,事发当日,他看到工人住的屋子被上了锁,一气之下便将门砸开,双方一直争执到下午3点多,后来过来10余人,把他和吕欣懿打伤。

      经法医鉴定,“3 29”血案造成李计生一方1人重伤、2人轻伤,郭小兵一方2人轻伤。

      目前,林州市公安局刑侦部门正在侦办此案。

      天平山脚下、红旗渠西岸有一个美丽的村庄林州市城郊乡桃园村,天平山景区的相当一部分(包括天平寺在内的)土地、山坡,属于该村第六村民组集体所有。“3 29”血案的背后,其实是对这些土地权属的争夺。

      从1998年至今,第六村民组先后将这些林坡地及山上的房屋承包给4个人经营。在这个过程中,林州市城郊乡政府先是自己开发,至2003年2月又与林州市和普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和普公司)签订景区开发合作协议,授权和普公司开发,期限50年。10年来,和普公司凭着这一纸协议,

      视第六村民组村民承包土地的协议均为非法,视承包人的维权行动是对景区建设的破坏。在与村民、承包人的争斗中,和普公司投入数千万元对天平山进行了开发。

      但是,和普公司忽视了一个重要事实,桃园村第六村民组集体所有的土地,林州市城郊乡政府是否有权交由和普公司开发呢?其实,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年7月28日的一份终审判决书,早就对这块土地的归属进行了确权。

      1998年2月10日,桃园村第六村民组将天平山、二道湾、会泉、西南坪的土地、山坡及天平山现有的房屋承包给村民余春华,期限10年。余春华因景区开发不能耕种承包的土地,拒绝向第六村民组上交一年的承包费1500元。

      2003年6月30日,城郊乡政府在与和普公司签订景区开发合作协议后,又与桃园村委会签订了《城郊乡政府开发建设天平山风景区与桃园村协议书》,规定了包括第六村民组土地在内的景区范围、30年的履行期限以及利益分配、违约责任等。这两份三角协议,不论在签署还是在执行过程中,都没有征得土地所有权人第六村民组的同意,也没有对所用土地作出补偿。

      2003年8月12日,第六村民组以侵占土地为由,将城郊乡政府和桃园村委会诉至林州市人民法院,请求返还其土地并赔偿损失。在诉讼请求被

      一审判决驳回后,第六村民组提起了上诉。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此案后认为:“被上诉人城郊乡政府在未征得上诉人同意的情况下,将上诉人第六村民组的部分土地、山岭等进行旅游资源开发,依照相关法律规定,被上诉人城郊乡政府已对上诉人构成了侵权,被上诉人城郊乡政府应将使用的上诉人土地、山岭退还给上诉人。”

      2004年7月28日,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终审判决:一、撤销林州市人民法院(2003)林民三初字第165号民事判决。

      二、撤销2003年6月30日被上诉人林州市城郊乡政府与被上诉人林州市城郊乡桃园村委会签订的《城郊乡政府开发建设天平山风景区与桃园村协议书》中属于上诉人林州市城郊乡桃园村第六村民组土地权属部分。被上诉人林州市城郊乡政府停止侵害并返还该协议书中属于上诉人林州市城郊乡第六村民组土地。

      三、被上诉人林州市城郊乡人民政府赔偿上诉人林州市城郊乡桃园村第六村民组经济损失1500元。

      这份判决表明,第六村民组所有的集体土地受法律保护,第六村民组有权发包自己的土地,不经所有人同意的侵权行为依法应该立即停止,并返还土地。但是,这份判决也没能阻止城郊乡政府与和普公司合作开发天平山的步伐。

      伴随着和普公司对天平山的开发,桃园村第六村民组所涉及的土地也四易其手,其间山林承包者与景区开发方冲突不断。

      2003年,因余春华经营困难,第六村民组又将山林承包给了李银锁。李银锁承包不到6年,2009年2月转包给了马四羊。2012年11月,因马四羊无法继续履行合同,第六村民组只得将山林转给李计生承包。

      今年1月4日,已经交出土地承包权的马四羊怒气难消,仍然同第六村民组一道,实名举报和普公司负责人郭建生以修建天平寺为名,强行在其承包期内非法毁林1万多棵,毁坏林坡、耕地400余亩。

      而和普公司则控诉马四羊2012年12月30日凌晨,雇用3辆大卡车用建筑垃圾堵住景区大门,直至今年2月28日,在林州市城郊乡派出所维持秩序的情况下,景区才自行清除了垃圾。堵门事件正值元旦、春节旅游高峰,景区称直接损失20万元。

      在天平寺的修建上,和普公司与承包人之间的矛盾达到了白热化,并引发了“3 29”血案。

      和普公司依据与城郊乡政府签订的协议坚持认为,天平寺在天平山范围内,景区有权对其进行重修。

      马四羊和李计生则认为,天平寺在自己承包的土地范围内,不经允许,任何人无权开发。

      桃园村党支部书记王新生说,2012年,天平寺房顶倒塌,村委会与当时承包人马四羊签订了修复重建天平寺的协议书。景区也想修建天平寺。城郊乡政府以没有统一规划为由暂停天平寺修建。但景区开发方和普公司在没经过许可的情况下,仍擅自施工,以至于和村民冲突最终酿成“3 29”血案。

      血案的背后,是当地村民、城郊乡政府及开发企业对景区开发这块“利益蛋糕”的切分,在各方利益得不到均衡的情况下,矛盾自然不可避免。

      林州市城郊乡政府乡长赵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天平山景区涉及林权改革等诸多体制因素和涉法历史遗留问题,很多利益方都盯着这块“唐僧肉”,市里已要求全面整合理顺。

      这场由景区开发而起的纠纷,希望在相关职能部门介入下妥善解决,记者也拭目以待。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给朋友:
    更多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土地资源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土地资源网为您推荐更多 林州 天平山 纠纷 土地承包 的相关文章:
地合网:优质农地流转交易平台 地合自营:地合网联合政府推出优质一手土地流转 收藏或设为首页:土地网址大全,首个土地行业网址导航 土地大咖汇
土地资源网优质专题导航
关注土地资源网官方微信
地合网&土地资源网招商加盟,地合网分站加盟,土地资源网加盟中心

CopyRight © 2006-2018 广东地合网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邮箱:admin@tdzyw.com 粤ICP备09158136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B2-20130009土地网  土地出租  土地转让  土地流转  地合网 

您发布的地块将获得
拖动此处完成翻页
土地资源网联合地合网
地块发布功能全面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