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合网2018年“双十一”分站招商加盟会1 第25届生态农庄高峰论坛暨项目对接会1 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1 广东茂名高州荷花镇8133龙眼果园转包1
热点资讯

广东湛江多地木薯滞销 加工大户濒临倒闭

    春节将至,但对于广东湛江市麻章区太平镇草盘村许多村民来说,地里的大量木薯至今无收购商前来问津,却让他们愁眉不展。

      春节将至,但对于广东农用地商住地工业地湛江农用地商住地工业地市麻章区太平镇草盘村许多村民来说,地里的大量木薯至今无收购商前来问津,却让他们愁眉不展。

      “如果再过一段时间还没有人来收购的话,这些木薯就只能烂在地里了。”1月17日,村民张先生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每年11月到次年2月,是当地木薯成熟和收获的季节,“往年这个时候,村里的木薯早已被订购一空,但今年却鲜有收购商进村。”

      不止是草盘村,去年底以来,湛江市麻章区、遂溪县、雷州市等地,均不同程度出现木薯滞销现象。

      导致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是湛江市最大木薯酒精生产企业——光大酒精有限公司从去年11月底开始的停产。近年来,该公司高息向民间借贷扩大生产,负债总额超过3亿元,最终因资金链断裂面临倒闭。

      债主上门企业停产

      1月16日,南方农村报记者来到位于湛江市麻章开发区后湾工业区的光大酒精公司,看到这里已经大门紧闭,围墙里林立着高大的厂房和仓库,几位留守的管理人员正在门口保安室喝茶闲谈。

      一位姓梁的副总告诉记者,公司去年11月24日便停止了生产,全厂一百多人大部分都离开了。“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说,本来每年1月份是生产高峰,“往年前来运送木薯的车辆络绎不绝,在厂门口排起长龙。”

      相关资料显示,光大酒精公司前身为国营湛江酒精厂,后由于连年亏损改制为民营企业。2004年,黄武光和妻子周燕霞注资500万元,注册成立湛江光大酒精有限公司,二人各持50%股份。光大公司主要从事以木薯为原材料的酒精生产,厂区占地面积近140亩,加上去年刚建成、尚未投产的一条生产线,其日生产酒精能力达100吨,是湛江市生产规模最大的木薯酒精生产企业,曾获得“湛江十大最信赖品牌企业”、“麻章区年度优秀民营企业”等荣誉。

      “近几年公司建设的投入很大,发展势头也很不错。”梁先生说,公司先后两次进行大规模硬件改造,整个生产设备几乎被更换一新,加上新建生产线,“估计总投入超过了1.5亿。”

      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波,让这家发展迅速的公司一夜之间走到了破产边缘。2012年11月24日,数十名手持借据的人突然来到公司,找到老板黄武光要求还钱,由于未得到答复,聚集的人越来越多。随后,光大酒精公司被迫停产。

      高息借贷民间资金

      事后,很多人才知道,光大酒精公司短期内对生产设备进行更新建设投入的大量资金,是黄武光以高息借贷方式筹集的民间资金。

      “2010年,我借给黄武光150万元,但到现在,总共才拿到十几万的利息。”1月16日,在湛江做建材生意的刘先生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他之前和黄武光有生意上的往来,感觉这个人很实在,光大公司发展得也很好,于是,当黄武光开口借钱时,他便很爽快地答应了。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黄武光承诺月利率3分(3%),而这意味着,“150万借款,一年利息可达54万元。”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债权人表示,经过这两个月来的初步统计,现在光大酒精公司的负债总额已经达到了3.3亿元,除少量银行贷款,大部分为私人借款。“黄武光在资金还没有回笼的情况下,就进行了更大规模的投资。”该债权人分析,盲目的资本扩张,让光大酒精公司陷入了恶性循环之中,并最终导致了资金链的断裂。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4倍,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将不予保护。2012年7月一年期银行贷款年利率为6%,折合成月息为0.5%,黄武光向大多数债权人承诺的3%月息,已超过4倍标准。

      1月24日,黄武光在电话中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到去年11月底,他通过各种渠道借贷的金额已超过了3亿元,其中部分属于以较高利息借贷的民间资金,但这些资金都用于企业经营,“现在出现的问题,我也没有想到。”

      公司资产已被查封

      南方农村报记者调查发现,由于傍着光大酒精公司这棵大树,当地许多农民从事木薯种植。产销加工生产链的突然断裂,让许多人措手不及。

      “这两个月来,不断有农民打电话过来,问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收木薯。”1月16日,光大酒精公司分管技术和生产的王副总告诉记者,公司每年可消化麻章、遂溪乃至吴川、雷州等地相当数量的木薯,“今年公司停产,这些种木薯的农民首当其冲。”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按照日产量100吨酒精、生产一吨酒精需要7-9吨新鲜木薯来算,2个月下来,公司能消耗新鲜木薯约5万吨,“如果按照一亩地产木薯2吨来算,光大公司停产期间,至少减少了2.5万亩木薯的需求量。”

      在麻章区太平镇草盘村、福兴村等地,多位村民向记者表示,由于无人收购,他们只好将木薯送到镇上以较低价钱出售,或者将新鲜木薯晒干暂时储存起来。

      “今年生意确实不太好做。”长期在麻章、遂溪等地从事木薯收购的陈先生说,由于失去了光大公司这个大客户,他们现在只能减少收购量,收购的木薯主要卖给附近的饲料厂以及遂溪一家规模较小的木薯酒精厂。

      1月17日,麻章区政府一位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由于光大公司问题涉及金额较大、受影响人较多,该区目前已经成立了专门工作小组,法院也已对光大公司资产进行了查封,至于下一步如何进行破产重组、债务清偿等,则主要由法院来具体执行。

      麻章区人民法院麦副院长介绍,目前,法院已为近40个债权人状告光大公司立案,但由于目前案件细节尚不明确,还不能确定是否属于非法集资,“光大公司对债权人的高息借贷,将从立案之日起停止计算利息,双方之前约定的利息属于法律保护范围之内的,将在破产重组之后进行偿还。”

      “破产重组有可能会采取两种方式,一是将债权转为股权,一是通过外部注资偿还债务。”麦副院长说。

      ■编后

      给农民多系几条“安全带”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日前在展望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时指出,商业资本进入农业生产领域之后实行的“公司+农户”模式,存在监管难问题,因此,绝大多数情况下,农业应采取家庭经营方式,但在农产品加工领域则不妨引入城市商业资本和龙头企业。

      然而,从湛江部分薯农眼下面临的窘境来看,陈锡文的话只说了问题的一半。即使有加工企业能够为小农模式的产品销售兜底,并不意味着农民便可以高枕无忧。在农产品主产区,分散的生产者与大型加工企业之间已经形成了固定而紧密的产销关系,但由于二者之间不存在任何法定契约,一旦农产品加工企业因种种原因突然停摆,势必导致农产品大量滞销,农民则有苦难言。由于信息的不对称,农民对于这些“资本大鳄”的经营状况和潜在风险并不了解。问题一旦爆发,给许多赖以为生的农民带来的打击,往往是毁灭性的。

      有关部门应对大型农产品加工企业的生产经营状况进行必要监测,发现异常及时发出预警;农民也可尝试抱团取暖,以生产合作组织形式入股加工企业;同时,农业保险企业应考虑将加工企业的经营风险纳入农产品市场风险范畴之内,对受损投保农民予以理赔。

      虽说商场如战场,但对于最弱势交易方的农民来说,政府与社会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走钢丝,而应给予更多制度关怀,为其多系几条“安全带”。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给朋友:
    更多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土地资源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土地资源网为您推荐更多 湛江 木薯 滞销 的相关文章:
土地资源网优质专题导航
关注土地资源网官方微信
地合网分站合作

CopyRight © 2006-2018 广东地合网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邮箱:admin@tdzyw.com 粤ICP备09158136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B2-20180855土地网  土地出租  土地转让  土地流转  地合网 

您发布的地块将获得
拖动此处完成翻页
土地资源网联合地合网
地块发布功能全面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