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合网“启程2019”分站合作招商会1 广东茂名高州荷花镇8133龙眼果园转包1 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1
热点资讯

河北蔚县北方城村:被历史遗忘的古城堡(组图)

    北方城村位于河北蔚县涌泉庄乡,是我国北方保有比较完整的城池格局的古村落,该村集中体现了华北地区的古民居建筑风格以及传统文化和风俗。

      北方城村位于河北农用地商住地工业地蔚县涌泉庄乡,是我国北方保有比较完整的城池格局的古村落,该村集中体现了华北地区的古民居建筑风格以及传统文化和风俗。

    (北方城村古民居)

      北方城村地处蔚县城北9公里处的丘陵地带,是一个平地修筑的城堡村落。该村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整个平面呈方形,建筑设计整齐方正,故取名为“方城”。至今,北方城村已有430多年的历史,虽有残破,但依然保持了初建时的基本格局。

    (北方城三觉圆寺庙)

      该村面积不大,但村中保存有明清到民国时期所兴建的住宅、戏楼、庙宇、碾坊、堡门等古建筑,数量多、种类齐,且形制独特、格局完整,在我国北方尚存的古代四合院式建筑群和传统村落中十分罕见。

    (北方城南堡门)

      整座村落坐北向南,四周围以黄土夯筑的堡墙。古村堡北门不开,南堡门为惟一入口,这一形制与蔚县众多明清古村堡相同。堡门高大坚固,门楼为砖石拱券墩基,上镶扇面形石匾一块,刻有三个楷书大字“北方城”。

    (北方城民居街道)

      堡内共有一街六巷,呈“丰”字形分布。一条南北主街从南堡门延伸到真武庙,左右各三条东西向的巷道互相对称,街巷两侧古民居建筑鳞次栉比。堡内民居为北方典型的四合院建筑,青砖灰瓦,方正齐整。

    (真武庙)

      堡内主街上自南向北依次为财神庙、马神庙、三觉圆寺、真武庙、阎王殿等数座明清时代的庙宇。真武庙,名为“北极宫”,位于北侧堡垣之上,高大肃穆,可俯视全村。该庙山门前有石阶数十阶,大殿为硬山布瓦顶,前出廊,两旁分列悬山式钟鼓楼。

    (真武庙内壁画)

      真武庙内发现有石碑一块,记载该庙曾于民国四年(1915年)重修之事。根据历史学家的推断,这座庙宇极可能在明代以前就已存在。明代,真武大帝被朝廷封为护国神,其信仰遍及全国。包括北方城真武庙在内的蔚县古村堡内均建有真武庙,供奉真武大帝。

    (古戏台)

      北方城村的古戏台比较特别,它不是建在村堡之内,而是在南堡门外一侧,与堡北的真武庙遥遥相对。戏台坐南向北,单檐卷棚布瓦顶,面宽三间,进深二间,六架梁。以金柱及木隔扇隔开前后台,梁架上为“松柏装”彩绘。

    (真武庙内彩绘壁画)

      堡内庙宇和戏台的墙壁和梁柱上都保存有精美的彩绘壁画,内容多为民间神话传说。如真武庙内左右两侧的墙壁上就绘满了真武大帝降生、修道及灵应故事。据庙碑文字推断,真武庙内壁画应为清代所绘,民国四年重修后所留。

    (北方城明清大院)

      北方城是蔚县八百庄堡中的一座。蔚县史称蔚州,曾是古代“燕云十六州”之一。此地处于塞外与京津、河北腹地的中间地带,既是商贸通道又是战乱频发之处。历代军民平地起筑、夯土围墙、筑堡垒城,以防御天灾和匪患,就形成了众多的北方村堡。

      2008年,河北省蔚县涌泉庄乡北方城村被评选为第四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

      蔚县涌泉庄乡北方城村

      跟我想象的一点也不一样。北方城竟然不是一座城!它是一座古村堡,蔚县800古村堡中的一个。我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一眼望去,没有想象中的高大巍峨的城墙,只有漫漫黄土,断壁残垣,让人油然而生“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悲凉之感。

    古民居

    古戏楼

    真武庙内的壁画

    废弃民居变成羊圈

      北方城位于蔚县县城正北8公里的丘陵地带,隶属于涌泉庄乡。据说,它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因村堡平面呈方形,建筑设计整齐方正,故取名为“方城”。蔚县境内古村堡多,但称“城”的却只有四个,即蔚县县城周边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四个方城,为了便于区分,所以在各村名“方城”二字前冠以方位。北方城因在蔚县县城北边,故取名“北方城”。

      北方城不大,以前“城”里住着400多口人,现在随着年轻人的外迁,“城”里仅剩下不到100人。在蔚县的古村堡中,北方城并非声名赫赫,如果不是在2008年入选中国历史文化名村,恐怕现在还“养在深闺人未识”,不为外界所知晓。

      和众多古村堡一样,北方城以农耕、防御为主,是北方边塞地区农耕古村的一个典型实例。它虽然小,但保存较为完整,形制独特,规划设计水平高,是非常珍贵的文化遗产。专家考证后认为,北方城具有重大的历史价值和乡土美学内涵。窥斑见豹,走进北方城,了解北方城,感受北方城后,便会对它和其他蔚县古村堡所承载的历史传统风貌和地方民族特色有一个相当深刻的印象。

      (一)

      今年80岁的赵承吉身体硬朗、满面红光。他和老伴住在“城”里的赵家大院内,每天,他都会在“城”外的4棵有着几百年历史的大柳树下摆小货摊,卖点袜子、香皂之类的生活用品。“一天也卖不出一件两件,就是个消磨时间。”6月5日上午,正在摆摊卖货的赵承吉和记者聊起来。当过40多年小学教师的赵承吉非常健谈。他说,昨天傍晚看见你来过村里一次,你这是在帮我们村办好事呢,可得支持你。他用手指着“北方城”说,“城”里现在“十室九空”,剩下的都是不愿搬家的老人,年轻人结婚后一般都在“城”外盖新房,因为住的人少了,“城”毁坏得厉害,越来越没有“城”样了。“我们这里以前交通很发达。”赵承吉说,北方城村南的一条古道是明清时候蔚县县城通往西北五岔关口的交通、经济枢纽,也是“燕云古道”之一。这条古道上,骡帮、驼队穿梭往来。出征西北的明军也从此经过。但更多时候过的则是西域人、蒙古人,他们的滚滚铁骑或商旅均穿梭在这条古道上。村民们为了防御异族的侵扰掠夺,筑城建堡。“‘北方城’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修建的。”“村里主要是赵、白、邓三大姓,据说是明朝洪武年间从山西农用地商住地工业地省洪洞县搬过来的。我小时候村里人还都住在‘城’里,一般是一个大家族一个大院。我爷爷有4个儿子,全都在一个大院里,共40多口人,很热闹。”赵承吉回忆说,上世纪20年代,“城”还很完整,城墙是黄土夯成,高6米、底宽4米、顶上宽2米。每面墙上建有向外凸出的马面各两座,四个城角上建有高大的角台,台上筑有角楼,用来瞭望敌情。“那时候我们这里闹土匪,也经常过军队,像晋军、奉军,都从这里过,成天人心惶惶的。过军队时,一些当兵的见了老百姓就喊:‘老乡老乡你站站,脱下你的鞋裤我换换。’吓得老百姓躲在‘城’里不敢出来。”

      赵承吉说,为了便于防御,以前北方城只有一个门,就是南堡门。在他的带领下,记者来到南堡门,只见高大而坚固的堡门楼用砖石拱券墩基建成,券上镶扇面形石匾一块,上镌三个楷书大字“北方城”。这堡门是1968年用灰砖重新修缮过的,但里面的门板已没了踪影,只剩下空空的石券。

      走进“城”内,记者看到街道呈“丰”字形,南北为主街,两侧有六条小巷,然后是一排一排整齐的民居。靠着主街边的建筑大多修缮或重建过,看上去还算齐整,但已经没有了一点古意。沿小巷往东或西,大多是摇摇欲坠的老房子。黄土夯筑的“城”墙大部分毁坏,断成一段一段的,可以随意进出的豁口有两三个。在东“城”墙上,甚至还开了一个大得可以车进车出的门。

      赵承吉现在居住着的赵家大院是保存较好的明清建筑,这样的大院“城”内仅剩4座。这些大院现在已经作为文物被政府保护起来,院门口都挂着由涌泉庄乡乡政府颁发的诸如“白家大院”、“赵家大院”、“邓家大院”字样的标牌。其他一些没有保存价值的大院废弃后,有的被村民当成了养羊的羊圈,有的被村民当成了菜园,种上了西红柿、韭菜……

      北方城里居住的大都是老人,他们没事就坐在“城”门前闲聊,聊这座“城”曾经的辉煌,追忆他们的青春年华。他们说:“我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有感情了,所以不想搬出去。”古老的、破败的“城”和一群行动迟钝的老人,此情此景,让人心酸。

      在“城”西边的“邓家大院”里,记者见到了69岁的光棍汉邓发和他89岁的母亲。“邓家大院”干净整齐,有正房四间,院两侧有东西房各四间。院子为青砖铺地,但已磨得凸凹不平。屋内为方砖铺地,年代久远,青砖已变成了乌黑色,且十分光滑。在这样一个空旷、有故事的院落里生活,如果是我,恐怕一个礼拜都待不下去,因为它安静得让人恐惧,寂寞得让人发狂。但邓发和母亲却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将近70年,而且还将继续生活下去。前几年,邓发的母亲因为车祸失去了一条胳膊,但她用一只手将小院收拾得干干净净。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的母子俩相依为命,生活清苦,但他们看上去又是那样的平和淡然,就如一株老树,虽然饱经风霜,但依然顽强地活着,这样的生命力让人赞叹、敬佩。

      由邓发母子的命运,我联想到了这座“城”。风雨剥蚀,防御功能消失,“城”的衰败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但只要还有人在,这座“城”就有生命,就永远不会消亡。

      (二)

      有关专家认为,北方城是明代以来北方典型的村落之一,它的整体和各种类型的文物建筑,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明、清、民国等历史阶段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对于这一历史时期华北、尤其是靠近长城一带社会发展史的研究来说,北方城村是重要的实物史料。

      北方城内古建筑极多,有古戏楼、龙王庙、阎王殿、马王庙、财神庙、真武庙等。四百多年来,虽经兵燹战乱,但“城”内的庙宇等古建筑,依然保存较好。

      北方城的寺庙建筑都分布在南北主街的中轴线上。进入“城”内,向北走100米,东西各有一座建筑,东为财神庙,西为马王庙。再向北行50米左右,就是“城”内最显眼的建筑——— 建在北城墙上的真武庙了。它坐北朝南,由三层台地组成,属于高台建筑,显得高峻壮观。

      蔚县博物馆馆长李新威介绍说,蔚县地处塞外与京津、河北腹地的中间地带,属“锁钥重地”,历来是中原军队与北方游牧民族频繁交战的地区之一,因此北方战神真武大帝信仰在这里十分兴盛。蔚县众多明清古堡的基本布局是城墙的北门不开,并在北城墙上地势较高、视野开阔的地点建真武大帝庙。从信仰上讲,是希望得到真武大帝的护佑;从实用功能上来说,这些真武庙上一般都设有钟鼓楼和岗哨,一旦发现远处有兵马来袭,就撞响钟鼓,提醒堡内民众危险将至,快快作好防御。

      北方城真武庙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据“城”内现存的一块石碑记载,该庙曾于民国四年(1915年)重修。真武庙最为珍贵的是殿内左右两侧的48幅壁画。这些壁画讲述了真武大帝从出生到成神的完整过程。据专家考证,此套壁画很可能是民国四年重修时所绘,无论从线条的流畅,还是从人物的刻画、色彩的使用方面,艺术水平与清代前期的壁画都有一定的差距,但仍不乏精彩之处。李新威说:“蔚县真武庙很多,但是艺术性较高和保留完好的,是北方城的真武庙。”村民说,在“文革”期间,为了保护这些壁画,他们还在外面刷了层白灰。

      与真武庙遥相对应的是堡门外坐南向北的戏楼。它系单檐卷棚布瓦顶,面宽三间,进深二间,六架梁。设前后台,以金柱及木隔扇界开。梁架为“松柏装”彩绘。后台东墙开一门,上题“清净室”三字。李新威说,北方城的戏楼建于堡门外,在蔚县古堡中是一种独特类型。这是因为堡内的庙宇和民居比较集中,而且北堡墙上建有庙宇,戏楼要与庙宇相对,只得建在堡门外,因此戏楼也就具有宽敞的优点。北方城村村委会主任赵建坡说,这个戏楼一直在使用,逢年过节,村里会请来剧团在这里唱大戏,“我们这里爱听晋剧、河北梆子,有时也演二人台。”

      戏台与龙王庙建在一起,只是与戏台面向相反,龙王庙是背对城门。赵建坡说,大家习惯上说这个庙是龙王庙,其实是龙母庙,因为庙内的壁画是女性。庙内的壁画据说是北方城最好的,可惜“文革”期间遭到破坏,现在仅剩下斑点状的颜料,循着这点线,还可以看出大致的轮廓。在殿内的极顶处,因为高,得以保存下4小幅壁画,画的是祈求风调雨顺和龙母出宫的情景,线条流畅,惟妙惟肖。“总的来说,在一般的堡中,没有像北方城这样建这么多庙宇的。”李新威说,建龙王庙是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建真武庙,是祈求镇邪除魔,保障平安;建马王庙,是祈求六畜兴旺,草木繁茂。“财神庙往往建于集镇地方,多由商家经管奉祀。但北方城竟然也建有财神庙,这一点是很特别的。”

      在北方城内的古建筑上,保存着大量的具有较高艺术观赏价值的砖雕、木雕、石雕、匾额等,其中以砖雕、木雕艺术价值最高。在“城”内行走,你随处可见活泼动人的砖雕装饰。兽头花草、祈福图案等装饰也大量应用在建筑的山墙脊、门头、照壁、瓦当等显眼部位,显示着匠人的高超技艺和过人才华。

      (三)

      71岁的白登功在北方城村很有威信,他义务看守“城”内古建筑已有20多年。在他心目中,这些古建筑都是祖先留下的“宝贝”,作为后人,看护好它们是义务,也是责任。

      6月5日,在真武庙里,白登功指着庙后墙上的一道一指宽的裂缝说:“年久失修,裂缝越来越大了,再不加固就有坍塌的危险。”他和村党支部书记白金胜商量后,决定用铁皮将墙体进行简单的加固。“蔚县文物太多了,靠财政拨款,根本就修缮不过来。”李新威说,蔚县的老百姓文物保护意识很强,很多村的文物维修和日常维护都是靠老百姓的自觉。

      白金胜说,堡内古建筑毁坏严重主要是三方面的原因:一是年久失修,建筑残损严重,自然老化现象严重;二是自然破坏,长期的雨水侵蚀与植物的肆意生长,造成建筑残损;三是人为破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对建筑,尤其是寺庙进行了拆除和改建,破坏了文物。现在,则是一些百姓为改善居住条件,将住宅内部进行了重新装修和改造,住宅窗户、门扇、地面大多有不同程度的损坏。

      白金胜说,看着古堡一天天毁坏,大家都很着急,但也没有办法。“村里人最为自豪的就是堡子评上了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但这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到底该怎么保护,上级部门能给拨多少钱的维修经费,我们一点都不知道。”白金胜表示,村里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但杯水车薪,历经风吹雨打,北方城早已变得面目全非,现在正在朝着消亡一步步走去。

      “县里制定了北方城保护规划。”李新威说,这个规划分近期(2010年—2015年)、远期(2016年—2025年)两步实施。近期重在保护,远期兼顾保护和发展。规划提出,针对文物古迹、历史建筑、历史街巷、历史格局、历史环境以及其他历史要素的现状特征,采取保护、保留、整治、更新等措施,以修缮、维修、改善、整修、拆除、重建等为主要手段。对严重损毁的历史遗存进行“整旧如旧”的适度修复,对一些濒临毁灭的文物古迹实施抢救性保护,建立完善的古村历史风貌体系,维护北方城的整体格局和历史建筑群落的特色。“规划是比较成熟的,但实际操作起来难度很大。”

      北方城,这座古老的村落,它未来的命运是什么?是“落花流水春去也”,还是“百般红紫斗芳菲”?记者采访时了解到,近年来,前来北方城旅游的外地游客越来越多,一些影视剧组也来此选景拍摄,北方城的旅游价值正在凸显。目前,蔚县县委、县政府提出了建设文化强县的目标,蔚县正在迎来文化发展的春天。繁华已逝、遗迹尚存的北方城是否能抓住机遇,迎来另一个春天呢?我们充满期待。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给朋友:
    更多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土地资源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土地资源网为您推荐更多 蔚县 北方城村 中国名村 的相关文章:
土地资源网优质专题导航
关注土地资源网官方微信
地合网分站合作

CopyRight © 2006-2018 广东地合网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邮箱:admin@tdzyw.com 粤ICP备09158136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B2-20180855土地网  土地出租  土地转让  土地流转  地合网 

您发布的地块将获得
拖动此处完成翻页
土地资源网联合地合网
地块发布功能全面升级